国际交流 /

 

塔沟武校:为北京奥运备战的500个日日夜夜

      北京奥运开幕式上,一段四分钟的太极表演让全世界叹为观止,两千名白衣武者飘飘若仙,柔美舒缓的动作中透出一股刚强。这些武者全是来自河南少林塔沟武术学校的学生,开幕式上精彩亮相后,他们又开始繁忙的备战闭幕式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。8月20日下午,中国访谈对话河南少林塔沟武术学校艺术表演团团长,听他讲述为奥运备战的日日夜夜。

  [现场视频] [图片直播] [文字实录]

  时间:8月20日14:30

  嘉宾:河南少林塔沟武术学校艺术表演团团长李会营

       河南少林塔沟武术学校学生黄帮富、韩雪强、张坤

  激动:   把中国国粹武术太极圆满地展示给世界

  [中国网]:

  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中国网,这里是正在直播的中国访谈·世界对话。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2008名表演太极的白衣飘飘的舞者,他们留下了刚中有柔,又带有英气的表演,让世界都为之震惊。他们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亮相以后,还要繁忙的准备奥运会闭幕式,并且还要为残奥会的开闭幕式做准备。就像是这个艺术团的团长李会营所说的那样“参加这个开幕式,我们酸甜苦辣咸所有的滋味都尝了个遍。”今天我们为大家非常容幸的邀请到了这些嘉宾,为我们聊一聊他们备战奥运的日日夜夜。为您介绍河南塔沟武术学校表演团团长李会营先生,你好。

  [李会营]:

  你好。

  [中国网]:

  这边依次是黄帮富、韩雪强、张坤。我知道这三位同学从昨天晚上十点钟开始彩排,到今天凌晨零点钟,早上休息了一下,下午就来参加我们的节目。让我们很感动,欢迎你们的光临。

  李团长和几位同学,先聊一聊你们参加开幕式表演当天的情况。您当天什么心情,三位当天是什么样的心情?

  [李会营]:

  当天我们的心情都非常激动,通过一年多的实践,在8月8号那天晚上能够保质保量的把这样的国粹武术太极,圆满的展示给人民,非常成功,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激动。

  [中国网]:

  当天您哪儿?

  [李会营]:

  我在演出现场。

  [中国网]:

  是不是您的心也在悬着。

  [李会营]:

  对。我带着对讲机开着很小的声音,周围有很多观众,告诉同学们,就是到什么地方了,同学们一定要进入状态,要注意安全等等。

  [中国网]:

  表演结束的时候心是不是才放下来?

  [李会营]:

  确实放下来了,好象心里面有一块石头落下来一样。

  [中国网]:

  石头落地的感觉。三位同学都是亲历了历史性的时刻,讲一讲你们当天的感受。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那天晚上我们在候场准备,就特别激动,都说激动人心的那一刻就要到来了。因为我们排练了那么久,就为了那天晚上的演出,把我们的节目表演给全世界的人民看。因为我们是演员,必须给沉住气。到上场做动作,面部表情都得带出来,把我们的节目演好。下场的时候心里跟老师一样特别高兴。当时我们一下欢呼起来,把我们学校的刘老师,就是我们的总教练把他抛到空中,气氛特别好,同学们都在拍照。

  [中国网]:

  有人哭吗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有的同学感动的哭了,确实付出了那么多。

  [中国网]:

  在上场的时候你们之间会不会互相鼓励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对,有的时候会说加油、加油,千万别失误。

  [中国网]:

  真正在舞台上正式表演的时候会不会很紧张,很激动。讲一讲上场时候的感觉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特别激动,因为外面人太多了,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一上场的时候心里就平静下来了。一听到音乐的时候,就感觉周围没有人,就感觉自己在演练太极拳。自己心里一直在想,这个动作千万不要失误,要完成好。

  [中国网]:

  张坤和雪强呢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们比较平常一点,因为我们是空中的。

  [中国网]:

  除了太极以外还有其他的表演任务?

  [李会营]:

  开幕式的空中飞人,也是雪强参加的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们比较稳重一点,因为我们上面特别高,有40多米。在底下时老师都给我们安排,告诉我们上去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们的高度是40米?

  [李会营]:

  45米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一上场的时候我们都特别紧张,检查我们的扣子。我们上去也没有特别高兴,就是看自己的维亚。自己穿好衣服在那儿等着,感觉挺沉重。就害怕灯一暗下来,挂钩各方面都一定要挂好,不然就会失误,一失误就是人命关天的事,所以我们都很紧张。

  [中国网]:

  第一次被挂到45米以上,是不是很吓人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刚开始我们在大兴,那边没有这么高,我们上去都很害怕。上去不能说去做动作,上去以后在高空往地下看就很害怕,看底下的人很小。

  [中国网]:

  跟我们蹦极的感觉有点像?

  [李会营]:

  那个绳子很细。

  [中国网]:

  几乎是看不到的那种。

  [李会营]:

  对。绳子是进口的,质量也非常好,很细。从心理来说,作为技术人员来说,心里明白这个绳子质量上没有问题,非常安全,安全系数能达到多少。但是作为演员来说,他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太少,经验不足。从心里老是想,一在上面,还要做武术动作,翻滚、跳跃,一旦绳子要出现问题怎么办?就有这种关系。

  [中国网]:

  30米都很害怕,结果被吊到45米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当时老师说不用怕,这个绳子吊一吨的东西都没有问题,何况你们才几十斤。当时我们上去做动作时,刚开始让我们爬,我们都不敢爬。后来经过老师和教练的鼓励,我们才大胆地进去。适应高空以后,到了鸟巢以后,见到鸟巢还是不一样的感觉。就觉得比那边还要高,一下子高出了十来米,我们还有一些恐惧。后来经过每天的排练,每天早起晚归,经过反复训练,在大兴很长的时间,把高空恐惧症才消掉。

  [中国网]:

  我知道黄帮富和雪强表演的地点不一样,所以心情不同。一个是激动更多一些,另一个是要更安全,更稳重一些。张坤你当时在哪儿?

  [学生张坤]:

  我当时也是和帮富一样参加太极拳。当时怕失误,那时候2000多个人,就怕上场跑错点。那个时候心情会乱,就是集中精神,在上场之间不要失误,有点担心。因为我们上场练了一年多的成果,就要给世界亿万人民看中国的节目,让他们体验我们节目的精彩。所以我们非常兴奋,也为学校,为国家争光添彩。

  选拔:   从25000人里面按照身高、长相、技术,一个一个筛选

  [中国网]:

  所以我们在电视上看的是一场饕餮盛宴,获得各方的赞誉。包括塔沟学校有得到了很高的评价。

  接下来请李团长和几位同学聊一聊幕后的故事。聊一聊你们排练当中的一些故事。李团长一直和孩子们在一起,在他们生活当中一定非常有体会?

  [李会营]:

  作为塔沟武术学校,我们在04年就开始做这个准备。我们在第28届结束国际交接仪式的时候,我们有28名演员。

  [中国网]:

  就是中国八分钟表演,咱们也有同学在里面表演。

  [李会营]:

  那次进行了演出。回来之后,至于参加奥运会,我们用什么形式?展示什么内容?我们心中是一片空白。问到一些导演,这里面他们的担子也不清楚,不知道问谁。我们就想到,这个东西往前是一片黑。我们只有从中国的国粹,少林武术是咱们的国粹,太极也是武术的一个门派,在这期间我们就从少林武术和太极方面铺垫了一些技术。

  [中国网]:

  也不知道开幕式会选择哪一个项目,就为这几个都在做准备?

  [李会营]:

  对。就是全校普及性的练太极。到了2007年7月份,我们稍稍知道一点消息,说奥运会可能要有太极的影像出现,校领导就更重视这件事情。重视以后,在全校进行质量上的把关。因为太极是柔中带刚的一种东西,少林武术是非常刚性的东西。在这的过程当中,我们要进行一些技术上的培训和学生的训练。到了8月份,很多的导演对我们学校有所了解,并且和我们学校也合作过很多次。我们讨论从组织各方面都比较军事化,接近军事化。后来到8月17号左右。

  [中国网]:

  是哪年的8月17号?

  [李会营]:

  2007年的8月17号,在全国进行预选。从雅典到现在,就一直在做,因为这一块是陈文远导演总负责。他们到全国进行去选。后来他提醒说少林寺有一个塔沟武术学校,他们从组织各方面都很不错,可以到那个地方看一看。

  [中国网]:

  最后就选择了塔沟武术学校?

  [李会营]:

  对,选择了我们。在9月底,整个太极的大框架奥组委导演组就敲定了。敲定了之后,校领导非常重视,就开始组织班子,成立一个备奥办公室,专门成立了一套班子。这2000多个人,有一个预选,就是对演员的要求。

  [中国网]:

  我听说2000多个人是从20000多个学生里面精心挑选出来的?

  [李会营]:

  对,从25000人里面挑选的。按照身高、长相、技术,一个一个进行筛选。

  [中国网]:

  刚才李团长的介绍让我们了解到,为什么塔沟武术学校能够入选奥运会开幕式的表演团队。那具体怎么训练,怎么样来培养这些学生呢,请这些学生为我们介绍一下,听一听学生们怎么说?你们问我们讲一讲,从被挑上那一刻起做了哪些准备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刚开始教练说要选太极拳。我问选太极拳干什么?他说:参加奥运会。我说:不会吧,我也要去参加。因为我来学校已经五六年了,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。

  [中国网]:

  两万多里面要选两千个,要经过哪些项目才能被选上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要看自己的技术水平,自己的身高和其他方面的情况。

  [中国网]:

  被选上之后经历了那些系统的训练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刚开始老师给我们培训,我以前也是练套路,练传统武术。我对太极不太了解,然后学校专门请老师过来教我们太极拳。就是反反复复的练,练一些太极里面的动作,比如站桩,就跟军训一样,有时候一站就站几个小时。

  [中国网]:

  雪强和他们表演的不一样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们就很突然。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,但是我们有一段时间,导演组来选过人,但是不知道在哪儿选。刚开始是接到奥运会在澳门举行的一个活动,我们去参加了。当时在澳门的时候就听说有这个节目,然后要选。当时我们大家都很高兴,因为我们演出那么多场了,又参加过春节晚会,又出过国,又有奥运会这一项,大家都很想上奥运会。因为前面有28个踩高跷的,他们参加的挺风光的,让我们感觉挺感慨的。那么大的舞台,我们也想登上去尝试一下。我们从澳门回来以后就直接竞选了。刚开始觉得选拔很好玩的,因为过去选拔就是要个头的。

  [中国网]:

  多高的个头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是1.72米,最低不能低于1.65米。当时我个小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多高?

  (2008-08-20 15:14:35)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现在顶多就1.65米。然后我们个小,导演过去以后,我们站了三批,直接从我们这一PK,就说你们下去,就没有看我们练就把我们刷下去了

  [中国网]:

  你应该告诉他我1.65米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他就看你的平均个头,但是我们个低,他就给我们砍下来了。砍下以后我们教练就说:我们练得比较好,你看一下再做决定。导演一看,说行,我们等了一会儿,挑几个人上去练一练。后来我们就练了,导演看了之后说等一下。可能通过我们校领导商议,就跟我们说:7月份时你们也跟着去排练一下,看一下。是这个意思,但是当时没有决定。但是我们也很兴奋,就这样走过来了。

  训练:   从来不说太苦、太累,他们都是咬紧牙关扛过去

  [中国网]:

  刚才在节目开始之前,我们跟李团长,跟几位同学聊天,我才知道,你们在北京待了很长时间,训练特别苦。包括几位同学都没有一天完整属于自己。为我们讲一讲你们在北京训练的一些情况。

  [李会营]:

  这是一个国际性的大会,我们在学校里面,这些学生年前都没有放假。顶着寒冬,冒着大雪在北京训练。我们5月27号到达北京大兴,在学校里面训练是一个大的框架。后期有一些变化,动作的细化,音乐的合成都还不到位。因为他们回来以后,要经过总导演,还有国家领导人审查。然后他们提出建议,再加以修改,最后才能敲定。是这样一个东西。

  27号到了以后,我们通过一天的调整,28号早上8点钟就开始场地的排练。在6月16号期间,5月16号国家领导人进行协商,这是第一次审查这个节目。看到以后,提出说《太极》这个节目非常好,但是里边的整齐划一,动作的细化还不够,达不到要求。在这种情况下,音乐也敲定了,节目的内容、动作都已经敲定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导演,队员,包括编导才进入最后的状态,就是加强训练。几乎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在十五、十六个小时以上,晚上都在凌晨两点钟休息,早上4点、4点半都起个床。

  [中国网]:

  基本上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?

  [李会营]:

  对,天气热,有一些学生又中暑,在训练的时候晕倒了。后来学校采取了一些措施,弄了一些药品,打一些针,恢复一下体力,第二天接着训练。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教练员也是如此,甚至比他们的工作量还要大。在于7月5号和6号两天,因为奥运会是一个国际性的盛会,两天两夜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都没有睡觉,都在鸟巢里面排练,累了在靠椅、看台上打盹,然后又开始训练,一直坚持了两天两夜。

  [中国网]:

  不容易。

  [李会营]:

  确实非常辛苦。

  [中国网]:

  当李团长讲到这一段的时候,咱们三位有切身有感受。讲一讲你们在开幕式准确正常的训练流程是怎样的?

  [张坤]:

  我们在大兴训练,一般是5点钟起,有的是3点起,5点至7:30,上午是8:30—12:00。下午就是吃过饭,或者是休息半个小时左右,1点半至5点半。晚上7点半到12点。因为我们的任务非常重,并且有很多人,两千多人想要打齐太极比较不容易,非常难。因为底下步伐,包括里面还有一些难度动作,都是非常难做的。然后就抓紧时间,在提前做好准备,或者是做好工作。每天大概练十五个小时,有的时候是十六个小时以上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们周围的同学有受伤的吗?

  [学生张坤]:

  有。

  [中国网]:

  讲一讲他们。

  [学生张坤]:

  睡在我下床的同学,他受伤了,膝盖受伤了。因为膝盖是关节,受伤的时候会跑场,跑的时候膝盖就不方便跑。但他还是坚持了。有的时候回到宿舍我看到他都心疼,皮都已经擦伤了。夏天我们穿的又是长裤子,粘在上面,我帮他弄的时候,感觉心里面特别疼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们在练习当中,因为是几个月重复一个内容,有没有觉得挺枯燥和很艰难的时候?

  [李会营]:

  他们有。

  [中国网]:

  他们可能不太敢说。

  [李会营]:

  他们不敢,听到我们说开会,一听到开会就知道明天要进鸟巢了,一提进鸟巢里面他们回去都哆嗦。我们从大兴到鸟巢需要50台大巴车,在途中行驶两个半小时,往返、上车、下车又得一个小时,整个在途中一天就要六个小时。加上排练,在那里候场,这些事情加起来,觉得确实很累。但是对于这些苦,学生是不吭声的。就是需要他们在哪里,我们就干到哪里。

  在7月5号、6号那两天下着大雨,我们排练十五个小时,但他们从来不说太苦、太累了,不吭声,他们都是咬紧牙关扛过去了。

  [中国网]:

  确实让人特别感动。

  [李会营]:

  这些同学确确实实有一些苦。面对这些镜头,有一些苦他们真的是不愿意暴露出来。

  [中国网]:

  给我们讲一讲最让您感动的?

  [李会营]:

  最让我感动的,本来我们是41个班,有一个学生,我们在大兴跑地的时候下面地不平,坑坑洼洼的,一下子就扭伤了。扭伤之后,当时他就咬着牙,因为一受伤之后,我们有替补队员可能会把他拿下。如果一直恢复不好,那么你参加的可能性就会消失。他为了一定要参加,就忍着疼痛不和教练说扭伤了,他一直在跑。因为他跑的是鸳鸯鱼,这个速度跑起来是很快的,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要把队形跑到位,他就坚持。坚持了两天之后,腿伤被教练发现了,肌肉全部发肿了,下半肢都已经发亮了。教练发现之后,带他去医院,一检查属于关节扭伤,马上就说:你必须停下训练,休息。这个时候他哭了,说:不行,我不害怕疼。教练说:你为什么这样?他说:我一下去休息,替补的上来,将来我就不能参加了。他是这样一个心态。然后我代表学校答复他,告诉他没有问题,你一定先把伤养好,一定让你上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在大兴医院里面治疗一个礼拜,回来以后又休息了将近十天左右,才又进行排练。

  收获:   为传承中华武术尽微薄之力

  [中国网]:

  如果让您为咱们开幕式学生的表演打分的话,您打多少分?

  [李会营]:

  不能说打多少分,我感觉我们前面的付出的一些辛苦,在受苦那个时候感觉心理非常想不开,心理非常不平衡,感觉太苦、太累。但是最后,能得到全世界人民,全国人民,还有艺术家们的好评,对我们节目有一个高度的评价,我们感觉没有什么打分不打分。我们能把任务完成,为国争光,为国争荣,能够把武术人民让全世界人民看到,这是我们一个心愿。

  [中国网]:

  您打的好像是满分。几位同学,你们在开幕式上精彩的表演之后,你们的家人,爸爸妈妈都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们了,他们对你们的表现是怎么说的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我那天晚上回去就打电话了,我说:爸你看到我了没有?我爸说:那么多人,怎么也不给你来个特写。因为当时的特写不是我。我爸说:不错,那么多人能打那么齐,你们学校真是太伟大了。我说:爸,你知道我们练的这些动作付出了多少吗?我爸说:一定付出了很多。我说:那你看着办吧?

  [中国网]:

  看着办是什么意思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就是我回去他会怎么奖励我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估计你爸会怎么奖励你。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我很喜欢和我爸聊天,他会跟我讲很多事情。

  [中国网]:

  聊天就是奖励。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对。我发现从他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,这些和教练、老师不一样。

  [中国网]:

  这是爸爸独特的奖励方式。黄帮富是让爸爸看着办,雪强呢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通过这次演出以后,圆了自己前期的一个目标,就是一定要上。

  [中国网]:

  这是前期的目标,之后的呢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之后的目标大了。我想成为一个动作演员,像成龙大哥那样,能够在影视界发展。

  [中国网]:

  我们也祝愿你能够梦想成真。张坤你的爸爸妈妈看了之后有什么表现?

  [张坤]:

  我打电话问他们说:看节目了没有?他们说:看了,非常震撼,也非常自豪。感觉自己的儿子参加开幕式,并且这个节目非常被观众们喜爱。他们说:非常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参加开幕式演出。我对我爸爸、妈妈也没有什么要求,感觉能为他们争点光彩就够了,就可以了。

  [中国网]:

  我们的摄像可以给中间这位雪强一个特写,从我刚开始看他的时候,我觉得他长的特别像六小灵童。刚才李团长也介绍,正是因为他有长的像的优势,所以让他练的是猴拳。我也了解到,三位同学在频繁的参加各种大型活动,各种演出。我想知道,在你们三位身上,武术带给你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现在我走的时候,别看我个子小,我光着膀子,别人一看就特别的羡慕我,就说:你是不是练武术的?我说是,他说:太羡慕了。有的时候在会问:练功苦不苦?我说:不苦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非常感谢我们的学校。我在塔沟武术学校一共四年了。经过这么多的晚会,这么多的活动,培养了我。在我们当地,我们在学校很多人都认识。

  [中国网]:

  已经小有名气了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对,都是见面猴哥,猴哥的打招呼。我也很高兴,我爸爸、妈妈也很自豪。我自己感觉能走到今天不容易。

  [中国网]:

  雪强参加了五届春晚,有五年的春节都没有和爸爸、妈妈在一起。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不仅五年,因为前期没有参加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一直在努力,在学校里面刻苦地练,努力地去做,大概有七、八年了。

  [李会营]:

  可能有八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你今年多大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今年20。

  [中国网]:

  八年,就是12岁以后就没有跟爸爸、妈妈一起过过春节。张坤?

  [学生张坤]:

  我感觉学武术有几千年的历史,也感觉武术之中也融入了中国古代人的智慧。武术一直传到现在,被我们现在的人,还有以后的人发扬光大,就感觉武术不仅强身健体,还能学到古代、古人一些智慧之类的东西。

  在武术方面,我在学校练了五年,学校也一直培养我。我在学校学到了很多东西,参加过很多大型的节目,这些都是学校给的机会。所以我非常感谢学校。

  [中国网]:

  李团长,在咱们学校像这样的学生应该有很多,他们特别感谢学校给了机会,能够接触武术,强身健体。艺术也是属于民族特色的一个项目。在办学的时候,是不是也考虑到了很多因材施教方面,就是怎么样让武术更好的传承。我们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?

  [李会营]:

  武术的好处一个是强身健体。另外,在我们学校里面,他们会打武术之后,也是要教他们怎样做人,怎样做事。给他们一个大的空间,锻炼他们的意志,也不单单是强身健体。学校的教育方针就是这样的。有一些孩子在家里非常调皮,不听父母的话,去上网,在社会上喝酒,打架斗殴。那么他们在学校里面,通过大的环境,通过老师对他的教育,他都变过来了,和前面那些孩子都不一样。不像个以前在家里面那样。在家里面父母感觉可爱,这个孩子很懂事。在学校以后,身体也好了,有礼貌了,说话、办事,处理问题都有一些大的改变。

  习武先习德,会武术不一定是说我会三拳两腿去打架斗殴,这一点学校是坚决阻止的,学校对他们有这样的教育。

  [中国网]:

  是不是学校有承担着另外的使命,就是传承中华武术。

  [李会营]:

  对,让全世界人民都要了解中国武术。我们通过六年的春节晚会,这六年的春节晚会里面武术的含量都占在一半。像《行云流水》,太极,梵文什么的,都有武术。特别是05年的《壮志凌云》,在春节晚会演出以后,真的是轰动了全国。包括各界的媒体,艺术家,还有社会上的反映都非常大。

  武术不像有一些人说的,它能搬到舞台上,能在舞台上演出,这是非常好的。我们感觉,能够使武术走到今天,我们学校也做了一点小小的微薄之力。

  心愿:   等残奥会结束后,到天安门广场去看升国旗

  [中国网]:

  几位同学很早就到北京,5月份就开始,是不是一直没有时间去北京四处转一转,看一看?哪些地方是你们最想去的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天安门、长城。

  [中国网]:

  两位呢?

  [学生韩雪强]:

  我去看过。

  [李会营]:

  他去看过升旗,他们没有去过。

  [中国网]:

  节目结束以后会带他们去完成心愿吗?

  [李会营]:

  会去。等残奥会结束以后,我们到天安门广场去看升旗。

  [中国网]:

  您这样一说,他们脸上都露出了笑容。这段时间同学们还没有办法放松,因为还在准备闭幕式。闭幕式之后还有残奥会的开、闭幕式,现在是不是特别累的时候?

  [李会营]:

  他们现在基本上可以放松一些。现在最紧张的就是残奥会开幕式。

  [中国网]:

  闭幕式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?

  [李会营]:

  对。他们和前边开幕式的动作变化不大。最严峻的就是残奥会的开幕式。2300名小孩都是7—11岁的,他们的自理能力还弱。

  [中国网]:

  就是比他们还要低的另外一拨孩子要过来?

  [李会营]:

  对,他们现在在大兴训练。压力现在在这个地方。他们作为闭幕式的演员,现在压力不是很大。

  [中国网]:

  这几天是不是要不间断地去彩排,一直到24号。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对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作为李团长来说,这次带着这么多学生来表演,你接到了这么繁重的演出任务,是不是也是您压力最大的时候?

  [李会营]:

  一直以来,这几十年来,参加六年的春晚合起来也没有这次压力大。这次压力确确实实是太大、太大了。因为人数之多,节目质量之高,所以压力特别大。

  [中国网]:

 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成果了,一大部分的成果。

  [李会营]:

  对,已经看到一大半成果了。但是残奥会2000多人也是一个大的表演,不次于太极。因为这些小孩太可爱了,都在7—11岁。

  [中国网]:

  我都没敢问,这是您自己说的。

  [李会营]:

  残奥会的表演也是非常精彩的。他们武术动作技术含量也是非常之高。

  [中国网]:

  您介绍之后,我们从今天开始期待同学们在闭幕上的表演,也非常期待在残奥会开、闭幕式上的表演。最后一个问题给三位同学,说一说你们三位心目中最喜欢的明星。刚才猴哥说是喜欢成龙,另外两位有什么心愿要去实现?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我想当一个武术教练。我想把我的文化课学好。因为光有武术不行,必须要学文化课。相对来说,我有武术,又有文化,应该能当一个好的教练。

  [中国网]:

  文武双全。

  [学生黄帮富]:

  对,把我们的武术传授给其他的学生。

  [学生张坤]:

  我想当一个比较优秀的运动员。

  [中国网]:

  什么项目的运动员?

  [学生张坤]:

  就是武术的项目。

  [中国网]:

  想去拿奖牌?

  [学生张坤]:

  就是武术运动员,能够参加一些比赛,自己已经踏上武术这条道路,准备一直走下去。像刘翔一样,能够在人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的印象。

  [中国网]:

  想获得大家很高的认可度。

  [学生张坤]:

  对。

  [中国网]:

  李团长你的心愿呢?

  [李会营]:

  我感觉我们学校现在做得还微不足道,我们应该更好地把武术传承下去,让更多的下一代对武术了解,更好地弘扬中华武术。

  [中国网]:

  这是您最大的心愿,您个人的心愿呢?

  [李会营]:

  我的年龄也大了,下面就是想培养一批能够对艺术和武术相结合的技术人才,替我的班。将来为学校,为中华武术再献一份力量。

  [中国网]:

  谢谢同学们,谢谢李团长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。祝愿同学们最近的目标是看天安门、看长城的心愿能够早日实现;长远的无论是武术教练、运动员还是武术明星都能够星光灿烂。祝愿李团长付出都有所得,能够心想事成。

  我们在看开幕式被他的场景所震撼,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么多让我们感动、让我们心痛的故事,这些同学们的付出我们都能够感觉到,你们确确实实为学校增了光,也为开幕式添了彩。谢谢你们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,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,下期节目再见。


 


上一篇:乌克兰学术交流团参观塔沟集团,了解武术文化

下一篇:奥运闭幕式 少林小子演《弹跳龙》

国际交流
联系我们

 

友情链接: 塔沟武校微博  |  红狐企业网  |  嵩山少林武术职业学院  |  塔沟武校视频

Copyright © 少林塔沟教育集团  豫ICP备13014565号-1  icon_0.gif

地址:祖源校区:河南省登封市少林景区入口处西200米 大禹校区:河南省登封市大禹路西段
电话:祖源校区:0371-62749100 62749888 大禹校区:0371-62809566 62809888
传真:祖源校区:0371-62749218 大禹校区:0371-62809699
网址:http://www.shaolintagou.com E-mail: tagouwuxiao@sina.com 技术支持:红狐企业网

  • (官方微信)
  • (官方微博)

Copyright © 少林塔沟教育集团
地址:祖源校区:河南省登封市少林景区入口处西200米 大禹校区:河南省登封市大禹路西段
电话:本校:0371-62749888
大禹校区:0371-62809888